推廣 熱搜:

卻不像前幾次那樣神色外露,停了一會,問:“那賠償的事呢

   日期:2020-07-06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鐘老板隱隱嘆了口氣:不是,也沒接著往下說的意思,蘇沫不好多問,過了半響,舅舅才道:我們先回去等著,看看他怎么說,不行就再
鐘老板隱隱嘆了口氣:“不是,”也沒接著往下說的意思,蘇沫不好多問,過了半響,舅舅才道:“我們先回去等著,看看他怎么說,不行就再來。”

    蘇沫點頭,心里忐忑,到了家,拽著手機等了一個下午,直到晚飯時間,電話鈴響起,蘇沫還沒瞧清號碼,即刻就接了,卻是從蓉。

    從蓉仍是漫不經心的語氣,直接道:“倉庫那邊的人說什么也不要你了。”

    蘇沫沒做聲。

    從蓉又說:“就算他們松了口,你現在這樣子還怎么上班呢?我銷售這邊剛走個人,生孩子去了,你來吧。”

    蘇沫心里一跳,沒想到這事又有其他轉機,卻不像前幾次那樣神色外露,停了一會,問:“那賠償的事呢?”

    從蓉說:“你把醫藥單子拿來,公司給你付了。”

    蘇沫這才放心,既然這樣,貨物損失也與她無關了,這才問:“我幾時可以來上班?”

    從蓉這回說得比較客氣:“不急,等你休息好了再說,記得先去人事那邊報到。”

    蘇沫掛了電話,就把這事在家里說了。鐘鳴很為她高興,說蘇沫的老板蠻有人情味,舅舅卻不怎么說話,也不像上回那樣高興,只叮囑蘇沫好好工作,注意身體,同時對人多留個心眼。

    晚上,鐘鳴幫蘇沫洗頭,兩人聊了會兒,蘇沫想起那天的事,不知怎么就說了句:“鳴鳴,那個王老板,原來他和舅舅認識,他以前來過廠子,就是前兩月的來的那位,當時你在樓上……”

    鐘鳴神色微怔,她慢慢擰干毛巾,仔細晾好,方才道了一聲:“是嗎?”

    過了十來天,蘇沫去上班,右手上還縛著夾板,卻已無大礙。這回的工作使她有了自己的辦公桌和筆記本電腦,環境與以往不同。蘇沫看著桌上擺放整齊的辦公用品不覺精神一振,想賺錢的精神氣兒又開始抬頭。

    起初一周,她的任務是在客戶關系管理系統里研究客戶,然后熟記產品信息,這對她來說并非難事,專業還算對口,電子產品的細節與她而言也并不生疏,反復看個幾次也就記得差不多。倒是面向客戶這一環節她從未接觸過,只能多花些功夫。

    這之后的工作才正式開始,參照郵件目錄向客戶發送產品信息,電話推銷爭取新客戶,又或者給部門里的老員工打雜,做些郵件投遞或者復印的瑣碎事情。雖是新人,也有銷售指標壓身,每月每周都有業績考核,日子過得并不輕松。

    電話推銷對蘇沫來說是個痛苦的過程,線路的那端是不同的人不同的聲音,唯一不變的是冰冷苛責的語氣和態度,在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絕以后,她的斗志漸漸喪失,心態開始失衡,她的銷售業績永遠列在整個部門的尾端上,工作崗位朝不保夕。
 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极速11选5什么盘口稳定